中國普洱批發網

老茶薈商城

普洱生茶與熟茶里的東方哲學

發布時間:2019/11/17 23:02:21
字號:T|T

何謂生普?何謂熟普?你是生普主義者還是熟普主義者?生普放長了,陳夠了,是變成了熟普還是依然是生普?普茶分生熟,生熟之間又有許多模糊地帶,那些模糊地帶如何界定?這許多問題,別說剛步入普茶之門的茶客,就是普茶的許多骨灰級粉絲若是仔細較真起來也常感到頭大,常常理不清頭緒。

 

一種茶分生熟,生熟之間有著許多模糊的問題,在中國茶,乃至世界茶類中,普洱茶都是屈指可數的一個茶類。毫無疑問,這是普洱茶的一大特點。對此,有頂之者說,這體現了普洱茶的豐富性,普洱分生熟,是一個極有趣的特點,提高了普洱茶的人氣指數。當然,也有踩之者說,這是故弄玄虛,玩模糊,是普茶的一種營銷技巧,不值一曬。

 

在我看來,普洱茶生熟之辯,不僅是一個技術分類問題,更是一個哲學審美問題,并且,后者的成分遠甚于前者。為何如此說?因為查閱相關茶學書籍,普洱茶的生熟之分,并無專業技術上的明確界定,更多的是一種近年才在茶客之間興起的約定俗成的分類法。比如,最早的普洱茶經典文獻,清代中后期阮福的《普洱茶記》中,只是泛泛而稱“普茶”,并未提及普洱茶的生熟之分。世界三大茶學書籍之一,美國茶葉專家,20世紀初美國《茶葉與咖啡貿易》雜志的主編威廉·烏克斯(1873-1945)歷經25年調查,于1935年完成的《茶葉全書》中,講到普洱茶的時候,同樣沒有提及普洱茶的生熟之分。民國時期,即使已經有了李拂一等人發明的所謂“潮水渥堆”的普洱茶發酵技術,但也很少用生普、熟普來對普洱茶進行分類的流行說法。比如,在當時云南中茶公司的相關文獻中,普洱茶只是以一般的“普洱茶”、“圓茶”、“普洱圓茶”稱之,極少見“生普”、“熟普”之說。

 

由此可知,至少截止到二十世紀三四十年代,普洱茶還沒明確的生熟之分一說。直到七十年代人工發酵的熟茶誕生之后,在香港茶人那里,才相對“普洱熟餅”有了“普洱青餅”的說法。那么,普洱茶的生熟之分從什么時候開始流行的呢?那是世紀九十年代中期以后的事情。1995年,后來被譽稱為“現代普洱茶教父”的鄧時海先生出版了他那本后來被公認為普洱茶界圣經的巨著——《普洱茶》一書,才首次明確提到了普洱茶生普、熟普的分類法。隨著普洱茶的流行,茶客們對鄧先生提出的普洱茶生普、熟普之說,“越陳越香”之說日益認同,不斷追捧,弄得各路茶專家們也只好隨俗,反過來在各種普洱茶專著中運用生普、熟普之說。但即使如此,時至今日,普洱茶生熟之說,依然沒有明確的界定。

 

那么,這是一種什么哲學呢?姑且稱之為一種關于混沌的哲學。何為混沌?漢班固《白虎通·天地》中說:“混沌相連,視之不見,聽之不聞,然后剖判。”混沌是一種天地“剖判”之前的模糊狀態。這是一種什么樣的狀態?《易傳》曰:“易有太極,是生兩儀。兩儀生四象,四象生八卦。”混沌就是“太極”,是分陰陽兩級之前的狀態。誠然,這種狀態是模糊的,無法明確區分,但并不是沒有價值。相反,它的價值大得很,簡直大得無法形容!為何?因為其中有道!道就是易,就是變化的基礎。沒有這個基礎,事物就無法變化,無法生發出無窮無盡的奇妙的事物。關于這個狀態的價值,《莊子》中講了一個“七竅開而混沌死”的著名故事(不再贅述,參看本刊2007年第6期《混沌的價值》),充分說明在一個日益精細劃分各種概念的世界中,對人心中那份對世界的整體性認識和感受是有很大損傷的。其實,混沌哲學的概念對中國人是毫不陌生的,中國的“中庸”、“中道”、“隨心所欲而不逾矩”、“適可而止”、“恰到好處”、“增之一分則太長,減之一分則太短”這些概念和行為信條,早已在理念和實踐上充分詮釋了混沌的哲學。從這個角度看,可以說混沌哲學是中國人心理意識中最有代表性的集體潛意識。當這種哲學和集體潛意識走入普洱茶中的時候,就出現了這種有趣的現象:一方面,各路茶葉專家們對生普、熟普之說不屑一顧,因為這沒有科學上、學術上、技術上的可靠依據;但另一方面,廣大茶客們對此卻依然樂此不疲,津津樂道地談論,甚至爭論下去,雖然談到最后,爭到最后,也弄不出個所以然。

 

那么,作為一名茶客,我要不要弄出個所以然呢?我不想,也不能弄出個所以然。

 

來源:普洱雜志

最新微信小程序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