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普洱批發網

老茶薈商城

野茶林的傳承

發布時間:2019/11/11 20:24:11
字號:T|T
從冰天雪地的恩施大峽谷下山,來到中國硒都茶城。漫步于擺滿恩施玉露和利川紅的茶鋪間,在一個質樸的火坑前停駐,這暖人身心的火塘只是用來烤火嗎?
 

“寒夜客來茶當酒,竹爐湯沸火初紅。”與崔老板的聊天從一張又長又細的古茶臺說起,這是從其自家山林中的百年金絲楠樹切割而來。崔兄先祖是生活在湖南新化的李自成殘部,乾隆年間因刺殺乾隆失敗后,被迫逃亡至恩施。

 
當來到深山老林的紅巖山崖水畔時,見古樹叢生,溪水潺潺,其間散落著很多野茶樹,遂產生隱居念頭。先人因地制宜,于茶山中套種農作物,將新化渠江薄片、安化黑茶與恩施玉露完美融合,并通過修建茶鹽古道,將茶葉一邊銷往川渝換鹽,一邊銷往漢口換錢。家族至今已傳承近三百年。
 

崔兄接下父親的野茶林時,還是二十出頭的小伙子。一開始不情愿,總惦記“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后來逐漸接受,覺得茶葉還是一門收入不錯的生意;再到近年愛上茶,茶幾乎成為其事業和生活的全部。崔兄父親囑咐:“要將古茶園傳承下去。

 
這是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的傳承。古茶樹間雜草林木遍地,其發達的根系有利于保持土壤活力和微生物繁衍,它們既化解病蟲害對茶樹的侵蝕,又對茶樹起到保溫和保濕的作用。古茶樹間也放養走地雞、黑山羊和老黃牛,它們一邊自由自在游樂于茶園中,一邊給古茶樹提供有機肥料,形成相輔相成協同發展的良性循環模式。
 
因為師法自然,所以茶樹長勢良好;因為限量種植,所以茶樹有足夠生長空間。“鵝湖山下稻粱肥,豚柵雞棲半掩扉。”生機勃勃的野茶林,三百年前是什么樣子,至今還大致相同。每年清明前后,茶樹上就有許多風姿綽約的女子在采茶,這是一幅多么令人浮想聯翩的美麗畫面啊!
 
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的結果是產量少,但品質和價格高,這種傳承也體現在家族的和睦與繁榮上。崔兄先祖雖人丁不旺,但齊心協力。二百多年前,在海拔800—1600米的出山必經之路上,先人修建了一條茶鹽古道,既方便自身銷售茶葉,也便利兩邊客商互市。“北山白云里,隱者自怡悅。
 

從此,作為旱碼頭的小紅巖村自成一方詩意田園。自先祖起,茶林就是族人的基業;新中國成立后至改革開放前,歷次運動將茶園和族群打擊得四海飄零;傳至其父親,再次收拾舊山河籠聚人心;而十多年前接手的崔兄,已將茶園壯大成為族人生存的基礎和精神的依靠。可見,古茶園串起的,不僅是茂密的山林,更是安居樂業的家園;不僅是可觀的財富,更是其樂融融的親情;不僅是精致的手工,更是世代相傳的族魂。

 
為讓我更好體驗到老茶的魅力,崔兄將古樹紅茶放到火坑上新烤后再沖泡,果然湯水紅亮,芳香四溢。如今,其每天生活的主要內容是品茶和找茶,精心監制每一個瓷甕,不讓茶葉受到絲毫雜質的影響;細心對待每一次烘烤,火坑的首要用途是烤茶而非煮菜;
 
真心對待每一片茶葉,每一次沖泡都力求發揮出其最佳稟賦。崔兄將身心安放在茶山上,在茶樹上,在茶葉上,這不僅是與野茶林和平共處,而且是與自己友好相處。于其而言,野茶林不僅是眼前的生活,也是詩與遠方,而真誠與善待讓每一片茶葉都散發出最曼妙的味道。
 

原來以為泡茶才是茶道,現在才發現種茶更是一種茶道,一種從技術到藝術的升華,一種從賺錢到使命的傳承,一種天地人諧和共處的大圓滿。“石鼎烹茶火煨栗,主人坦率客情真。”臨走前,崔兄邀請再來恩施時,務必到野茶園賞茶、摘茶和品茶,吾欣然應允。總有一天,我要實地揭開這片野茶林的面紗。

 

來源:普洱雜志

最新微信小程序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