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普洱批發網

老茶薈商城

現代普洱茶的創新史

發布時間:2019/10/17 12:21:22
字號:T|T

現代普洱茶有四次創新浪潮上世紀七八十年代的熟茶技術創新與保健價值發現九十年代的文化普洱崛起與投資收藏成為核驅力20082014的名山地理大發現與古純熱,倉儲升級、交易平臺創新與中期茶崛起2015至今的拼配茶、熟茶2.0系統創新,以及掘金消費茶時代與第三輪建倉。

 

 

上世紀七八十年代的出口導向技術創新,誕生了熟茶,并用保健價值重構了傳統普洱茶,讓其脫離了農產品與不入流的大眾飲品身份,而與西方社會主流健康價值接軌。

 

是第一輪創新浪潮,也是普洱茶技術研發、微生物研究、醫學臨床試驗與小包裝開發的第一次高光時刻。

 

也就是說,我們現在玩的工藝革命、科技普洱與小包裝與產品形態創新,早在三四十年前我們的前輩就玩過(雖然層次不高),因為要跟西方消費社會接軌,應日本、法國的代理商要求并在其指導下,普洱茶一夜間提升了若干段位,由土頭土臉變得洋氣起來。

 

普洱茶的第二次創新,是由港臺人在90年代推動。如果說,第一次創新是熟茶與保健價值的高光時刻,那么這一次是傳統制茶在當代復興——生茶被當成號級茶、印級茶復興的載體,打破了體制內“普洱茶是熟茶,青餅(生茶)是綠茶”之權威劃法,在民間推動生茶入普,以及在保健價值的基礎上,賦予普洱茶品鑒價值、收藏投資升值價值、原生態價值、文化價值四大新價值,從而開啟了文化普洱的投資收藏時代。

 

 

普洱茶熱于2003年登陸大陸后,2003到2007是第二輪創新熱的紅利放大期。也就是說,這一期間,市場不是由創新推動,而是九十年代的創新沖擊波,在臺灣衰退后,在大陸掀起了二次沖擊波,也就是舊創新擴展到新世界。推動九十年代的創新者,在2003到2007年鮮有突破性創新,都是進一步完善原有的創新體系。這時的他們,與其說是創新者,不如說是打著啟蒙主義旗號進行“人口普茶”的紅利收割者。這是啟蒙大師的高光時刻,以港臺文化大師與勐海系技術大師為盛。新入行者,除了頂禮膜拜文化大師外,也把以前在大廠工作過人當技術大神,瘋狂追捧他們發酵的熟茶,或者重金請他們指導發熟茶堆子。

 

2007年市場崩盤了,舊有大師紅利邏輯玩不下去了。中國人都很現實,跟你混,能賺錢你是大爺,賺不了錢,滾一邊去,別擋我財路!于是大師的光榮不再,大師變大濕,成了人人喊打的過街老鼠。至于熟茶技術大師,在2007年已經上山追古樹茶的茶界新生代眼里,我喝茶的段位已經到了古樹新境界,傳統熟茶已經是不入法眼的垃圾茶,那么熟茶技術大師也只能掃入遺老遺少行列。那年頭,新派制茶人喝茶人,只要有人提起港臺文化大師,一定是一臉鄙夷,捏著鼻子走——貌似一個個大師從濕倉中走出來,腐爛霉變大濕,臭不可聞!至于技術大師,就很惋惜地說,老茶人了,人很好,受人尊重的前輩,曾經為行業做了很多貢獻,但現在太固執了,做茶舍不得用好料,粗制濫造,能做什么好茶?

 

這些做茶新人,也就是70后80后,進入茶行業,開始是對啟蒙大師頂禮,接受大師灌頂教化,知道一些門道后,就以大師為恥,在2007年以后變成造反派,革老前輩與傳統做法的命。這些革命小將推動了普洱茶的第三次創新浪潮,開啟了名山古純時代。

 

大師的遠去,表明茶界的核心推動力由大師的個人英雄主義,進入了系統推進時期。行業的進步不再是,由少數幾個人決定,而是由系統內的海量專家的微創新及系統集成決定。在大師時代,是個人大于體系,在系統進化時代,是體系大于個人。

 

大師走了,唯留下大濕殘影,如同逝去時代的絕響。專家來了,現在每一個做茶久了的人都是專家,或磚家!以前是大師滿天飛,現在是專家遍地走……

 

2008到2013,是普洱茶的地理大發現——山頭茶淘金,以及一浪高過一浪的名山古純創新。2014到2016,名山古純的創新進入尾聲,曾經的創新革命小將,紛紛轉型為古純品牌掌門人,忙于收割古純市場紅利,沒有多少心思搞創新。2016年起,南方傳統市場古純由盛轉衰,中期茶在2015年崛起,從而將普洱茶從名山古純時代,拖入老廠中期茶紅利期。古純時代的真正終結,是2019年。因為南方市場貨不好走,新興北方市場在給古純續命,一直火到2018年,2019年熄火!

 

中期茶的創新,其實是跟古純一起開始的,都是始于2008年。其建立在倉儲與交易平臺的創新——2008年以后專業倉儲體系的出現,2011年中期茶交易平臺的出現。來自倉儲與交易的創新,推動中期茶之崛起。

 

2008到2014,茶界創新有主次明暗兩條線,主線、明線是古純,次線暗線是中期茶,當名山古純大放異彩之時,中期茶在暗地里蓄積力量,等到2015年古純深度回調之年,噴涌而出。中期茶創新推動者是廣東茶商,其將南方高溫高濕倉通過專業倉儲技術系統升級,改造為南方自然干倉,并進行中期茶概念界定與宣傳,搭建中期茶交易平臺,進行商業模式創新。

 

2015到2018的老廠中期茶時代,是說老廠、藏家與交易平臺收獲了中期茶的市場紅利,而老廠無疑是最大獲利方,因為中期茶出自老廠(建廠十余年以上的廠,2006年以前建廠,在行業有根基),藏家藏的是老廠茶,平臺賣的是老廠茶,他不紅,誰紅?在古純與大益茶通吃的年代,除大廠外,老廠被貶為吃老本,不思進取,不會做好茶,只會做爛大街的大路貨。那年頭,老廠成為了陳舊事物的代名詞,不合時宜哈,老廠日子難過!灰頭土臉的老廠,正想向古純品牌取真經,做純割市場韭菜之時,2015年中期茶崛起,打斷了老茶的古純新生之路,繼續倚老賣老。

 

老可是個好東西啊,現在老字號值錢了,市場風向標由追新轉為捧舊,老廠成為中期茶市場的寶,老茶人成為人見人愛花見花開的活寶。

 

不是我不知道,而是市場變得太快……一個個不善于創新,因循守舊的老廠,卻收獲了中期茶的最大紅利。這就是人生與社會的戲劇性,這是一幕喜劇!

 

奧地利學派的主將——龐巴維克倡導主觀價值論。價值評價其實是很主觀的一件事,不同時代有不同的價值尺度,同一件事放在不同時代往往得出截然不同的結論。普洱茶創新史中,對人事的評價,要不一飛沖天,要不落入塵埃,要不毀譽參半。復雜的人類社會,復雜的其實是人性與名利!要做到客觀公正的評價何其難也……

 

談創新,一定要明白創新的主線。絕大部分人很難逆天改命,隨大流抓時代紅利,也是不錯的選擇。幸運的人們啊,請抓住正在發生的市場機會:

 

普洱茶的第四輪創新,也就是當前正在迅速創造與發生的——2015至今的拼配茶、熟茶2.0系統創新,以及掘金消費茶時代與第三輪建倉。

 

拼配茶、熟茶升級,肯定意味著行業第三輪建倉,即用新理念重構倉儲價值。倉儲是普洱茶時間價值放大器,進行拼配茶、熟茶升級的茶企、茶商肯定會想方設法利用倉儲放大器,以達到利益最大化的目的。

 

2015年開啟的拼配茶、熟茶2.0時代,其實是山頭茶與中期茶的新綜合,也就是兩股創新力量在新時期合流,并融匯貫通。中期茶,向山頭茶學習用精挑細選的原料與精細化加工,山頭茶向中期茶學習拼配、發酵與倉儲變現,以及規模化生產與收獲規模效益。這是普洱茶的地理價值、時間價值與規模價值交匯的產物。

 

古茶山開發的抓手,進入了大名山與小樹茶時代。這兩者都是用來解決名山古純不能量產之問題。大名山,是名山核心產區擴張到周邊產區。名山古樹,進入名山小樹時代,以解決高性價比優質原料的稀缺問題。至此,普洱茶由小時代進入了大時代,即圍繞核心原產地(大名山)的大產業鏈開發時代!

 

 

熟茶與拼配茶2.0,是名山茶的逼格、中期茶倉儲與規模優勢、大名山(名山及周邊)小樹茶的價值洼地與量產消費端重構供應鏈的聚合為核心,并以技術創新、模式創新來驅動,因其體系復雜,需要專業化團隊運作,故曰系統創新。

 

以前的創新都為單點創新,或者是簡單系統創新,創新更多表現為創意宣傳與短期收割打法,而不是產業鏈縱深布局與中長期創新戰略驅動。第四輪創新,單點與簡單系統創新,已經進化為價值原點思維+大產業鏈升級迭代布局,做的是價值原點創新重構與大體系中長期布局生意。

 

2019,廠家發現自己一夜之間失去了走貨渠道,于是銷量腰斬,過了4月份,市場就冷,連中秋都沒有生意,也就是春茶季熱鬧一下,全年冷清。市場整體不好,是肯定的。但很大程度上是,消費者對高價茶、割韭菜的茶,用腳投了反對票,于是開發高性價比的消費茶成為當前廠商的普遍行為。還有,傳統開茶店的不能適應移動互聯時代,他們缺流量,又不能系統輸出價值觀精準吸粉,于是被網紅直播打敗,不知道路在何方?

 

4G來了,5G還遠嗎?脫離時代的老經銷商,是否會隨風而逝!

 

2019年,市場的核心邏輯,將由依靠經銷商做市場,轉向先輸出價值觀與培育種子消費者,有了品牌話語權與一定消費者基數,再來順勢招優質經銷商,并洞悉目標消費人群的需求,用消費端的邏輯重構供應鏈,也就是倒做市場。倚老賣老的老廠,如不進行熟茶與拼配茶的升級,重視消費者的利益,還在為了維護經銷商的暴利,而損害消費者利益,是沒有前途的,其老廠中期茶紅利也會迅速消失。未來是屬于價值創新、系統創新者的!

 

 

原創: 茶界白馬非馬 

來源: 請上帝喝茶 

最新微信小程序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