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普洱批發網

老茶薈商城

云南歷史上那些老茶莊

發布時間:2013/9/15 16:29:51
字號:T|T

民國時期,是茶莊大發展的時期。這種發展得益于茶葉產地的擴大,得益于茶葉新形制(沱茶、紅綠茶等)的誕生。但是,整個民國到底有多少茶莊,由于時間久遠,統計不完善,檔案的缺失等很多原因,很難說得清。

這其中的原因包括:

1、同一茶莊有不同的名字,如同慶號又叫福來祥,大昌號又叫新華,陳永興和昆明同慶、美豐是一家;

2、分號和總號的重復統計,比如乾利貞在易武、思茅、倚邦、豬街、昆明等地都有分號,瑞豐亦有思茅號和昆明號之分,下關的商號一般都會有鳳慶(當時叫順寧)分號,有時會有景谷分號;這些分號會造成統計的重疊;

3、有些茶莊不加入茶葉行業,而是加入煙幫或其他商幫,比如,川幫茶莊協心美、鶴慶的興順合、以及在宜賓(當時叫敘府)、武漢、上海開設茶莊的天順祥、加入重慶茶葉商會而不加入云南省內茶葉商會的大道生等;

4、很多茶莊中途倒閉,比如喜洲的兩大商家復義和、天順昌,玉溪的興順和都曾經是進入省商會高層甚至當選總會會長的大茶商,最后中途倒閉,區別是天順昌又東山再起,變成大名鼎鼎的銻鎢產業領頭羊;同樣的,倚邦最繁榮的時候有茶號二十多家,到民國初,只有兩家在營業;這些消失的茶莊并不全是倒閉了,有些只是從甲地到乙地,或更換名稱而已;

5、很多茶莊用不同的牌印生產不同的茶品,在我們不了解的時候很容易將他們當成是不同的茶莊,比如:雷永豐有泰豐祥、雷永豐、雷朗號、新春老號、雙印雷朗號、廣發祥、春華祥等;再比如:易武同興號有同興、同順祥、向慶記等牌印;昆明楊復聚有福和祥、楊復聚牌印;寶森號有寶森隆、同和祥、瑞記、寶森號等牌印;

6、公司的退出更快,并且,除墨江茶葉公司外,其他茶葉公司是否算茶莊也存疑。這些都增加了我們統計的難度。

當然,盡管有這么多困難,我們還是可以利用某一時期某地的茶莊數,大體掌握那一時期當地茶莊的情況。從文獻中我們可以看到,民國后期,昆明的茶莊大約維持在四十五家左右;思茅茶莊在民初為二十多家,民國十二年僅剩十二家;易武如果算上當年整個縣境內的茶莊或小作坊,大約三四十家;下關在1945年前后為四十家左右;勐海(含當時佛海、南嶠兩縣)和景洪(當時叫車里)最輝煌時約三十家。至于景谷、石屏、豬街、順寧(鳳慶)、鶴慶等地,雖然也有很多茶莊,但由于很多是分號,因此很難統計具體數字。

這里,我們所說的茶莊不是茶鋪,茶鋪只有固定門面,零售茶葉;不是茶館,茶館則主要銷售茶水;茶莊應該是自己做茶、賣茶同時有自己商標的茶葉生產或銷售企業。

茶莊可以說是民國的一道風景。從清末到公私合營,是云南茶莊(茶號)風起云涌的時代,眾多的茶莊圍繞著普洱茶,上演了一幕幕精彩的活報劇,一直影響到現在。下面,筆者按地區劃分,在眾多的茶莊中挑選出十個,做一個簡略的介紹。

勐海

洪記茶莊是一個非常有意思的茶莊,它的總號是云南赫赫有名的大商號洪盛祥,老板是騰沖董家,主營業務是石璜和大煙。1923年,由于從勐海經過緬甸、印度進入西藏的新茶路的發現,騰沖董家決定到勐海(當時叫佛海)成立茶莊,他們聘請同鄉葉安年為茶莊經理。

那時的勐海還是蠻荒一片,到處是原始森林,老虎、豹子橫行,雖然茶葉產量很大,揉茶的茶莊只有兩家,一個是張棠階的恒春茶莊(1910年創建),另一個是李云生創建中的云生祥,兩家的資金都不充裕。洪記茶莊挾著總號資金的優勢,一建就是勐海最大的茶莊。他們兩盤灶(后增加到六盤灶)同時蒸壓茶葉,主要產品是藏銷緊茶,也就是我們現在所說的班禪緊茶,少量生產方茶。同時,他們在緬甸景棟、仰光、印度加爾各答等地都設有分公司或辦事處,因此他們可以用資金優勢和渠道優勢操縱印度、緬甸和勐海的市場,擠壓勐海的中小茶莊,逼迫他們以低價將自己壓制的茶葉賣給洪記。洪記的產量很快就達到每年四五千擔。

洪記茶莊的示范效應帶動了資本的進入,隨后,鶴慶張家的思茅恒盛公、邊地的各土司以及其它各種勢力的資本也沖進勐海,到1937年,勐海茶莊達到二十多家,洪記的產量也達到每年七八千擔。

抗戰時期,日本占據緬甸,交通阻斷,洪記在印度大吉嶺建立茶廠,生產緊茶。

解放前夕,洪記遷入緬甸。

可以興茶莊是玉溪人周文卿(名丕儒)創建的。1914年,思茅厘金局二等辦事員周文卿押著一百擔官鹽,進入勐海,開始了接近四十年的普洱茶生涯。這一年,他在勐海收購散茶300擔,運往思茅。1925年,周文卿成立自己的茶莊可以興茶莊,并于1927年開始設灶揉茶。當年揉制可以興字號圓茶八十余擔,全部賣給李云生;另外揉得緊茶二百八十余擔,緊茶則賣給了洪記。隨后幾年,可以興繼續發展茶葉生產,雖然他不是勐海最大的商號,但由于他為人仗義,熱心公益,同時拿得起放得下,多次參與調解政府與廣西籍叛軍之間的矛盾,深得商界同行的認可,被委以佛海(即勐海)商會主席。

隨后,他和李拂一聯手發起成立“佛海茶業聯合貿易公司”,將當地的中小茶莊聯合起來,擺脫洪記和思茅恒盛公兩大茶號的控制,自己將緊茶運到印度葛倫堡銷售。此時,周文卿建臨街鋪面31間,捐贈房租興辦學校;同時,他拿出茶莊的利潤和公司的提留,成立佛海“近代圖書館”“佛海醫院”,并組建車佛南聯合縣銀行以及電燈公司,提高邊地的生活質量。1942年,周文卿到瀾滄、景谷躲避戰火,此時,茶莊由他的幾位如夫人負責維持。

抗戰勝利后,周文卿回到佛海,繼續經營可以興茶莊。可以興圓茶出口一直維持到解放后的1952年。

易武

乾利貞號茶莊是云南最著名茶莊,成立于19世紀60年代。早期,乾利貞號主要經營倚邦茶,民國時期,它和宋聘號合并,共同經營易武、豬街等地的普洱茶,是香港、新加坡等地普洱茶價格和質量的標桿,香港普洱茶的價格以乾利貞號、宋聘號為最高。

由于乾利貞號(含宋聘號)的經營者是大名鼎鼎的特科狀元袁嘉谷家族,因此乾利貞號又是云南最有文化的茶莊。清末,袁嘉谷的三哥袁嘉猷負責乾利貞的經營,同時,他還當選云南商務總會幫董,在商會有較大的發言權。

1913年,袁嘉谷的弟弟袁嘉璧接手乾利貞,同時,他還是茶幫的總管事和石屏商務分會的總理。當時,乾利貞把總號設在滇越鐵路的樞紐蒙自,在昆明、石屏、思茅、易武、豬街等地設有分號,他們把經營重點放在普洱茶出口上面。

即使到了今天,我們仍能看到乾利貞號留下來的茶品和文字,題刻在石屏縣文化廣場主牌坊上的“云根文彩”幾個字,原是袁嘉谷給茶幫昆明總部的題字;而寶瓶如意商標上寫有“乾利貞宋聘號”的藍標宋聘,在2011年更賣出了每筒三百多萬的高價,并且還有繼續上漲的趨勢。可以說藍標宋聘是我們穿越時空認識那個時代普洱茶的橋梁和瑰寶。

同慶號是目前我們所知道的易武成立最早的茶莊,1884年由石屏劉姓茶商創建。清末,劉家娶了易武土司的女兒,而易武土司沒有男繼承人,因此,劉家繼承了土司的很多權利。商業成功后,他們在石屏的云泉路修了一座豪宅(解放后曾作為石屏縣醫院多年),豪宅的背后是他的另一個親家石屏楊家的大院,兩家曾一度聯手經營。

同慶號在石屏的總號曾用同慶號、福來祥(福來祥總號曾設蒙自)之名。1924年,福來祥經理劉嗣曾(字鶴年)擔任了云南總商會幫董,代表茶幫參與商會事務,這對提高同慶號劉家的地位大有幫助。

出名的產品往往是仿冒的首選,民國初年,已有人仿制同慶圓茶在昆明出售。解放前,同慶號是易武三家有能力使用自主品牌大量生產產品同時外包揉茶業務的茶號之一,它的出口圓茶在香港賣價僅次于乾利貞號和宋寅老號,是第二等茶的代表品牌。

昆明有同慶茶行,40年代頗為活躍。

思茅

雷永豐號是民國年間思茅最著名的茶莊,它的創辦人是石屏人雷逢春。目前我們無法考證雷逢春發家的細節,只知道雷逢春的企業名稱、牌印(相當于商標)很多,比如泰豐祥、雷永豐、雷朗號、新春老號、雙印雷朗號、廣發祥、春華祥等,1916年,雷永豐為防止假冒,在他的每一餅茶的內飛和大票上加印了“鶴王”商標。

1912年雷逢春當選思茅第一屆商會會長。隨后,他那個當過縣令的長子雷恩溥(字沛周)擔任了云南商務總會公斷處長,后升為副會長。這一時期,雷家還在昆明經營川煙、煙土,生意非常興旺。

雷家的經營靠口碑,靠貨真價實,他們做的七子圓茶往往比別人家重,而價格并不比別人的高,因此,銷路很好。民國初年,雷永豐是思茅的第一品牌。

江城

敬昌號的出現比較晚,它是河西(今通海)馬家的大商號原信昌的墨江分號源馨茶廠的商標。源馨茶廠壓制圓茶大約始于1941年,主要揉制江城、易武的茶葉。在此之前,他們當作副業經營一些散茶。敬昌號圓茶主銷香港、泰國,創建品牌時期,價格非常低,經過一段時間的市場檢驗,他們進入僅次于宋聘、同慶之后的第三梯隊,在香港站住了腳跟。

敬昌號的黃金時代是1945-1946年,他們依仗總號豐厚的資金基礎,在抗戰時期低價大量收購各號加工好的圓茶,全部銷往香港,獲利豐厚。抗戰后期,江城的茶葉或撂荒,或被砍伐,抗戰勝利后所剩無幾。此時,敬昌號更多地采購易武茶壓制圓茶。他們的收購活動持續到1950年代,那時,他們和乾利貞是少有的幾家在收購茶葉的茶莊。隨后,因在鎮壓反革命運動中茶廠經理李文相被槍斃,結束經營。它的總號原信昌一直經營到公私合營時期。

 

下關

永昌祥是1903年大理喜洲白族商人嚴子珍等集資成立的商號,主要經營茶葉、生絲、布匹、山貨、藥材等。在茶葉方面,最初他們經營散茶,1916年,他們發明了每筒五圓,每個重9兩的窩頭形的沱茶,并生產沱茶十擔,銷往四川。隨后,他們在重慶、自貢、漢口等地大力宣傳,使沱茶完全取代了圓餅茶在內地的地位,成了云南內銷名茶。

永昌祥的業務范圍非常廣,他們在香港、印度、緬甸、四川敘府(今宜賓)、康定等地設有分號。上世紀30年代,永昌祥曾嘗試在緬甸、美國宣傳沱茶,但緬甸市場不接受沱茶,美國則認為所需廣告費用太高,不值得投資。

1923年,他們注冊了松鶴商標。由于在原料階段管控嚴格,多用勐庫料,精選鳳慶料,認真拼配,永昌祥生產的沱茶(商標為松鶴)、藏銷緊茶(商標為獅牌)、散茶均是各銷售地的價格翹楚,其他茶莊,只能在后面跟隨。

永昌祥國內各號,在公私合營后全部并入進出口公司系列。

復春和是大理喜洲白族商人尹聘三1925年創建的公司,經營茶葉、煙土、進出口貿易、土產、藥材等。1937年,他們得到同為喜洲四大家的董澄農的資助,業務急劇膨脹,也晉升為喜洲四大家之一。他們雇傭大量工人揀選茶葉,壓制沱茶、緊茶等,它的沱茶商標為鷹球牌、金錢牌,緊茶為獅球牌,小餅茶為富貴根基圖。

他們非常注重信譽,注重產品質量,如果茶葉在運輸過程中受潮、霉壞,哪怕是買主沒有發現,他們也要追回來,更換合格的產品。他們的茶葉在敘府和麗江銷售價格僅次于永昌祥,是第二等級的帶頭人。

復春和還是喜洲電站、下關電站以及喜洲眾多公益事業如醫院、圖書館、中學等的參股者。

景谷

恒豐源茶莊是民國元年(1912年)由景谷紀家村人紀襄廷與本家紀人壽在小景谷街創辦,民國八年(1919年)在昆明南正街設立分號,銷售普洱茶。據紀人壽介紹,景谷過去不產茶,由于紀家于1880年提倡種茶,于塘房山播種數十萬株,精心培植,數年后蔚然成林,可供采摘。民眾群起仿照而大量種植,使景谷鄉大量荒野變為茶園,昔日窮鄉僻壤變為商賈云集之地。

沱茶發明后,景谷也參照下關的做法,生產沱茶,它的沱茶(亦名景沱),與下關沱茶(又叫關沱)工藝用料均有區別。關沱每筒五枚,景沱每筒四枚;同是上等茶,關沱比景沱用料高一個級別,湯色也不同。恒豐源經營的茶葉應該是散茶為主,景沱為輔。

昆明

寶森號茶莊成立于1871年,是近代昆明成立最早的茶莊,老板李楷(字裕生,號子端),從九品銜。清末,它有半官營性質,當時的名稱是滇省寶森號茶局,負責到茶山收購茶葉在昆明重新分揀、壓制貢茶。清末民初,寶森號一直是省城茶葉界的領袖。1909年,他們還在北京成立了分號,叫慶森隆。1916年,寶森號創始人李楷因年老多病辭退總商會蘆茶幫幫董的職務,所遺幫董一職由協茂號秦光璽充任。

寶森號還是民國初年的茶葉培訓所,他有意無意地培育了很多茶葉經營人才。1918年,寶森號結束了北京分號,原派駐北京分號的李楷幼子李蘇仲在昆明開設公益茶行,與寶森號分家。一些曾在寶森號服務過的伙計,后來都開設了自己的茶莊,比如駱受之開設義興昌號,宋錫五開設復春茶莊,汪汝清、汪汝義兄弟曾任中茶技師,后開設自己的茶莊寶龍茶莊。

寶森號的產品主要有:大龍團、五子圓茶、七子圓茶、方茶、散茶等茶品,民國后期,它也加工沱茶。

公私合營時期,寶森號并入昆明百貨公司,它的員工中,蔡玉德等人去了勐海,柴秀珍等女工則留在昆明茶廠。

最新微信小程序赚钱